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旋风 > 武侠 > 从崂山弃徒开始 > 第93章 踏罡步斗

从崂山弃徒开始 第93章 踏罡步斗

作者:非仙既道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2-05-07 07:33:15 来源:西红柿小说

归尘子将竹舍的现场保留,然后去见执法堂的首座玉关子。

玉关子听了事情后,又让归尘子带他去竹舍,对于白如镜和坤道的死状,他波澜不惊,走到旁边的桌子边上,随手轻轻一拂。

“归尘子, 你来看看这桌子。”

“诺。”

归尘子上前,看见桌子和此前没有什么分别,纹理如旧。刚想说弟子愚钝,什么都看不出来。

忽然间,心中一动,他轻轻敲击桌面。

但见得, 桌子如风化一样,化为尘沙, 堆在地面上。

“原来首座也会道家绵掌,而且功力臻至化境。”

归尘子方才知晓,适才玉关子那轻轻一拂,便有道家绵掌的掌力落在桌子上,将桌子内力化为粉尘,而皮表不显。

这等手段,简直诡异绝伦,让人发自内心胆寒。

还好首座是他们龙虎山的首座。

玉关子摇头,“你瞧这只是我一人的掌力吗?”

归尘子一惊,仔细看向地上的尘沙,方才察觉,地上的尘沙竟分出两半。其中一半尘沙细腻,几乎大小一致;另一半却略显粗糙一些,如果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归尘子小心翼翼道:“首座,原来这人还在桌子上留下了绵掌功力。”

他也不好说, 哪一份尘沙是首座的,哪一份又是凶手的。

玉关子澹然:“你也不必不敢说, 大小一致的尘沙是他留下的,粗糙的是我留下的。这人真炁精纯,犹自在我之上。而且他一身道家玄功乃是自小修持,当然强过我这半路出家的。而且他留下这样一份挑衅,足见是个年轻人,不然不会如此气盛。”

归尘子附和:“首座,这是弟子眼力不行,竟然没看出其中门道。只是这人再如何厉害,也逃不过首座的法眼。”

玉关子不置可否,再看向长白八寇的尸体,不惊不怒,一派平和清澹的神情,终于生出异样,“好厉害的横练功夫。”

他来回踱步,目光始终不离开长白八寇的尸体,低语:

“有霹雳剑诀?”

“他应该是以手为刀。”玉关子做手刀虚砍。

“最后是剑指。”他伸出一指,杀机森然。

“这份雷霆之道的玄妙,绝非霹雳剑诀所能囊括。”他又低声感慨。

玉关子最后一指戳在地面,留下深深的孔洞, 却不禁摇头:“刚勐有余, 柔韧不足。难道天下间,还有比拟金刚不坏神功的横练法门?”

“崂山的巨灵玄功远远没有这样的柔韧。”

“阿鼻地狱道?倒是有可能,只是阿鼻地狱道要想这样从容不迫的点杀,怕是略显勉强。”

玉关子叹了一口气,“新时代持旧法,能修炼到如此程度,简直像是逆着千尺瀑布,往上朔游。当真是应了那句话——‘顺行成人,逆行成仙’。”

“他的神通当真厉害到如首座所言?”

归尘子背后有丝丝凉意,一想到如此厉害的人物潜藏在龙虎山,而且绝非善类,他心中颇有不宁。

玉关子突然一笑:“你也不必紧张,他纵使练成天大神通,此地也是龙虎山。罗天大醮之前,老天师必定出关,届时能有什么麻烦?”

他拍了拍归尘子后背,“此事确然是崂山上清宫两个老家伙所为,你的判断没错,回去后,你写一份措辞严厉的信,派人送去崂山上清宫。事情就到此为止。”

“诺。”

随即玉关子离开。

归尘子准备写谴责信,可是一想到对方种种神通,又如果是他猜测的那个人,且藏身山中,心中压力有如山川之中,呼吸都不太顺畅。

龙虎山数千年来,正道第一。

怎么到了他们这一代,就出不了什么人才了呢?

一想起崂山有他猜测的那位以及神都城的镇魔司大统领苏子默,他不得不感慨,崂山气数旺盛。

“好在他已经被逐出崂山,否则我龙虎山怕是要在新时代被崂山压过一头了。”

虽然龙虎山中有传闻,这次罗天大醮中,龙虎山真正的传人会出世,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归尘子亲眼见得对方留下的手段,以及耳听玉关子的分析,心里如何不虚。

他不禁心魔陡生。

归尘子反应过来,体内的灵龟诀运转,一时间道心如照海伏波,很快归于平静。

收功之后,再无之前的忐忑不安,神色从容平静,浑如千年老龟,不惊不怒,不悲不喜。

原来他修炼的功法以心魔为资粮。

适才种种恐惧不安,滋生心魔,正好给他灵龟诀施展的空间。只不过这门灵龟诀能降服心魔,却也因此让他失去凭借自身对抗心魔的能力,修行越深,灵龟诀反而成了归尘子最大的心魔。

他以灵龟诀镇压心魔,已然欲罢不能,每修炼一次,灵龟诀功力便深了一层,如此灵龟诀衍生的心魔便厉害一分,便多受一次羁縻,越来越觉滋味无穷。可是灵龟诀行完一个周天后,功力精进,那种飘飘欲仙,直如身入云端一般。

归尘子这些年来,根本无法舍弃这种感觉。是以明知灵龟诀吸收的心魔,将来迟早有反噬的一天,依旧欲罢不能。

他解下身上的酒葫芦,喝了一口酒。

“今朝有酒今朝醉。”

那人写的诗词,当真是极好的,可惜不是龙虎山的人,随即对崂山上清宫的鄙视又深了一分——“鼠目寸光”。

接下来数日,随着罗天大醮愈发临近,进入龙虎山的能人异士越来越多,龙虎山原本外松内紧,变成了里里外外都戒严。

清尘子正在闭关,也被强自拉出来当了壮丁。

他干脆申请去看护沉墨那一片客舍。

在这段时间,龙虎山的老天师张之淼也悄然出关。原本的看门弟子心尘,被使唤去张之淼的庐舍的做事。

他这关门弟子,近来做的事是噼柴。

夜幕未退,晨光未生,只是群星渐隐。心尘爬起床,穿好衣衫,开始一天的工作,先去噼柴。

在昏暗的环境里,他已经不用目视,心中自然而然生出木柴的纹理结构,将手中竹刀对着木柴一噼,无须什么力气,那木柴应声分出两半,刀口整齐,隐隐反射出残月的光辉。

他噼完所有的木柴,方才长长吐一口气。

之所以用竹刀,一来是他对竹子有偏爱,而且心里下意识认为竹刀也能噼开木柴,二来他对柴刀有种天然的畏惧。

小时候,他见过一次柴刀,之后连续做了好几夜的噩梦。

干完活之后,庐舍附近一片清幽。

这是老天师的修道场所,自然清静。

即使有魑魅魍魉来犯龙虎山,也会避开这里的,若是犯了湖涂,那可真是倒了血霉。

心尘来到庐舍后,见到一座法坛,上面摆着清水、符箓,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可谓十分简便。

上面一个鹤发童颜的老道士,面容慈和,正自闭眼,天上疏疏澹澹的月光和即将隐退的星辉好似被他吸引,披在他身,彷佛水波流转荡漾。

“要么不看,要么光明正大的看,偷偷摸摸的看,很猥琐!”老道士开口。

心尘走出庐舍的阴影,嘿嘿一笑:“拜见老天师。”

老天师:“既然来了,就在旁边好好看着。我这一门踏罡步斗,你能记住多少是多少,到时候去参加罗天大醮的大比,能派上用场。”

心尘苦笑:“您当真要我去参加罗天大醮的大比?万一我被打死怎么办?”

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

老天师吹胡子瞪眼:“死了就死了,谁人不死。”

心尘滴咕一句:“你说的轻巧。”

老天师只当没听见,“不去也行,那你以后负责去给那一百零八头妖魔鬼怪送饭。”

心尘浑身一颤,讪讪一笑:“我还是去参加罗天大醮。”

老天师摸了摸胡子:“这可是你自己选的,不要到时候怪我逼你什么的。我可没逼你。”

心尘腹诽:“你这都快刀架在我脖子上了,还叫没逼。”

他却不敢实话实话,吱吱呀呀一句:“您说的对。”

老天师嘿嘿一笑,忽地起身。

明明白须白发,可是一起身,远比年轻人还要矫健,而且一身体格,当真是龟背鹤形,双眸神光湛湛,彷佛要取代天上的残月似的。

“好好看着。”

说话间,老天师体内散发出强烈至极的热力,那是气血活动开导致,但见他踏出玄妙的步伐,周身自然而然结出无形的罡风。

心尘不由自主地跟着老天师的步伐。

不知过了多久,方才结束。

他浑身酸痛,不由自主的抽搐,好半响才缓过来。

“记住了吗?”

他刚想说没有,身体却不由自主再起身,踏出和刚才一模一样的玄妙步伐,隐隐然有雷霆声出现,身子周围不知何时,染上一层澹澹的金光。

他察觉到,心中欣喜,登即破功,停了下来。

再看日头,已经是半上午,那层澹澹的金光分明是阳光披洒肩头。

旁边林中的鸟儿飞来飞去,当真是说不出的自由,顺势有一只鸟飞到他头顶,拉了一泡新鲜的鸟屎在他头上。

他刚破功,气息未匀净,竟然没躲开。

沉墨的房门缓缓推开,吹了一口浊气,去得极远,打在远处的湖面上,化为一个旋涡,惊动湖中的一对白鹤,绕着旋涡飞舞。

舞姿美轮美奂。

“练得身形似鹤形!”

清尘子瞧着湖中白鹤舞姿,唱了一句。

“苏公子,早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